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中华健儿奥运创佳绩 炎黄子孙同心圆梦享荣光

发表时间: 2021-08-27

  中新网北京8月20日电 题:中华健儿奥运创佳绩 炎黄子孙同心圆梦享荣光

  作者:施绾佳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斩获38金32银18铜的好成绩,位列金牌榜第二,仅次于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的最好成绩。还有许多运动员固然不得到奖牌,也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网络上还广为传播着一张奖牌榜,将中国香港体育代表团、中国台北体育代表团的奖牌与中国体育代表团同列,对所有中华健儿表现庆祝并觉得自豪。事实也恰是如斯,这些比赛佳绩的背地,是运动员秉持奥林匹克精神,寻求出色,更是炎黄子孙联袂奋进,践行奥运会的理念: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

  百年追梦

  本届奥运会期间,人们更多地回忆起中华民族的奥运之路和那些追梦人。

  1896年,由英国人开办的上海英文报纸《字林西报》(North China Daily News)登载一篇文章,通篇讽刺、讥笑中国的所有,指称中国为Sick man of East Asia,即“东亚病夫”。自此,欧美等西方强国都以至高无上的狂妄心态,用这个词耻辱中国。

  就在统一年,第一届现代意思上的奥运会在希腊雅典召开。赛会开端前,组委会向世界各国发出参赛邀请,其中包含刚在甲午战斗中战败的清政府。当时的中国贫弱不堪,清政府并不明白什么是“奥运会”,只派出察看员参会。

  1908年,盼望国富民强的中国常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在《天津青年》杂志上提出“奥运三问”:“中国,什么时候可以派运动员去参加奥运会?我们的运动员什么时候可能得到一枚奥运金牌?咱们的国家什么时候能够举办奥运会?"

  国内外中华儿女花了整整一百年的时光,用举动来答复这三个问题——1932年,刘长春作为中国唯一的参赛选手,站在洛杉矶奥运会百米短跑赛场上;19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摘取男子射击金牌,实现了中国奥运金牌“零的打破”;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胜利举办,让“奥运三问”领有了完全的谜底。

  “东亚病夫”的辱没早已一去不返,但回答“三问”并非美满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奥运会不仅是体育盛会,也是展示国家形象和综合国力的平台。

  2020年,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率先有效把持住新冠肺炎疫情,率先实现经济增加由负转正,为运动员集训备战奥运会供给了强有力的保障,才有了中国运动员在东京赛场上的乘风破浪,更向世界展示了踊跃向上的中国力气。

  体育强则中国强,国运兴则体育兴。中华民族巨大振兴的征程上,改造开放带来的宏大能量,正推进着中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的愿景迈进。

  同心圆梦

  追寻中华体育梦想的路,亦是海内外全部中华儿女的独特尽力的奋进之路,凝集着港澳台胞、海外华侨华人的赤子之心,彰显着中华民族的强盛凝聚力和向心力。

  每逢奥运会举办,赛场内外都有海外华侨华人为中国健儿加油鼓劲的身影。本届东京奥运会开赛前,出于防疫斟酌,观众不能进场观赛,在日华侨华人为中国健儿加油助威的热忱却丝绝不减。他们在家门口挂起加油标语、在场馆外挥动五星红旗,无论身处何处,二心为中国队加油打气。

  东京奥运会体育展现团队中独一的中国工作职员李和林,竭力争夺到中国女排“谢幕战”的播报工作,用中文报出每一位中国女排队员的名字,并在比赛停止后为她们播放歌曲《阳光总在风雨后》,致以蜜意的离别语。

  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为中国的奥运乐章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2008年北京奥运会建设的国家游泳核心“水破方”,收到来自105个国家和地区的逾35万名华侨华人、港澳台同胞9.4亿多元国民币的捐款,成为寰球华侨华人与港澳台同胞为奥运作出贡献的标记性建造。

  中国的发展提高、体育运动程度的进步,与海外华侨华人长期的支撑与奉献分不开。放眼中海内地的许多省市,都有港澳同胞跟华侨捐建的各类运动场馆和设施,在广东、福建等地侨乡尤为集中,为侨乡体育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物资基本。近代中国很多体育单项运动也是由归侨支持起来的,他们将进步的体育理念、技巧与练习方式带回国,培育了大量的新中国体育人才。

  闽粤地区出现出一批运动之乡,如广东中山被称为“体育之乡”、台山被称为“排球之乡”、梅县被称为“足球之乡”、东莞被称为“游泳之乡”和“举重之乡”;福建莆田被称为“田径之乡”、晋江被称为“篮球之乡”等等。

  2021年8月1日,来自广东中山的苏炳添以半决赛小组第一的成绩,让中国人的身影第一次呈现在奥运会男子百米飞人大战决赛的跑道上。9秒83攻破亚洲纪录两小时后,他以9秒98的成就实现了中国运动员在奥运百米决赛上的首秀。苏炳添冲破所谓人种局限,向世界证实“中国人能做到”,不仅令中华儿女倍感骄傲,更让许多亚洲国家的人们都为之振奋。

  来自广东汕头、25岁的中国跳水选手谢思埸,则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跳水男子双人三米板、男子三米板冠军,坐拥“奥运双金”。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作为广东乡亲,苏炳添与谢思埸还有另一个“公约数”:暨南大学。苏炳添是暨南大学体育学院副教学、硕士研讨生导师,谢思埸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都就读于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是中国第一所由国家创办的华侨高等学府,侨生及港澳台生的比例远超其余高等院校,该校同世界五大洲数十所高级院校和文明机构签署了双边协定或树立了学术交流关联,堪称“声教讫于四海,俊彦遍于五洲”。

  存在器重学生体育锤炼传统的暨南大学,为中国国家代表队输送过许多体育健将,用斗争追赶梦想,用拼搏书写荣光。1936年,暨南人首次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2016年,暨南大学本科三年级学生陈艾森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男子双人10米跳台金牌,是暨南学子在奥运会上首次夺金,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他又失掉该项目标银牌。正如暨南大学党委书记林如鹏所说,暨南人在赛场上展现了大国体育健儿的风度,展现了暨南人“忠信笃敬”的精神风貌,是暨南人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自满。

  携手筑梦

  1959年,香港球员容国团通过在广州的专业训练晋升球技,在德国多特蒙德举办的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取得男子单打冠军,为新中国博得了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

  2021年,中国队与中国香港队同时站上了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集团名目领奖台。典礼结束后,两队合影纪念,五星红旗与香港特区区旗交相响应,金牌与铜牌熠熠生辉,成为中国体育史上又一个值得自豪的时刻。

  东京奥运会羽毛球赛场上,中国台北队男双组合王齐麟、李洋击败中国队选手夺冠,女单选手戴资颖不敌中国队选手陈雨菲,获得银牌。网友称颂两岸选手带来出色比赛,看到两岸选手同登领奖台,更有人说,这是“两岸赢了”。

  两岸及港澳体育交换配合的传统已行之多年,赛场上的对手,也是赛场下的好友。内地(大陆)奥运冠军曾屡次拜访港台地域;港澳、台湾运发动常常到内地(大陆)加入集训、竞赛,与内地(大陆)活动员交流商讨,彼此增进;每年一次的两岸奥委会体育交流座谈会今年已举行至第23届。

  东京奥运会上,中国队、中国香港队、中国台北队在良多项目上都取得了超出以往的好成绩,互相间体育交流协作施展的积极促进作用不可疏忽。这些成绩,值得两岸及港澳全体同胞共同庆贺、共同自豪。

  天行健,君子以发奋图强;地势坤,正人以厚德载物。奥运会是体育精神、民族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于一身的世界级运动嘉会,象征着世界的和平、友情与团结。体育健儿在赛场上奋力拼搏的每一个霎时,奥林匹克精力都熠熠生辉。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建设体育强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古代化国度的一个主要目标。”新时期的中国站在新出发点上,中华民族的体育事业正向着更高的目的迈进。

  再过不到200天,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将拉开帷幕。北京将成为奥运史上首座举办夏奥会和冬奥会的“双奥之城”。东方古国与奥林匹克的再次握手,承载着新的妄想动身,将与世界分享中国精神,令人等待。所有炎黄子孙当更加团结自强,共圆幻想、共享荣光。(完) 【编纂:陈海峰】